注册送99元现金可提现-游戏大厅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 注册送99元现金可提现 > 鉴堂有约 > 正文
赵柔、刘东旭古典文体习作选
学院网站系统   2018-05-23 17:14:15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习作十首

文学院 2015级汉语国际教育本  赵柔



鹧鸪天·门屏探影盼归音


长夜深深梦不禁,一轮弯月几人心。

从来岁月催人老,只有相思念者吟。


逢人问,是何今?门屏探影盼归音。

新肴频替炉前绕,不见加餐泪染襟。


蝶恋花·雨忆


此刻雨波妆点就。

云雾重重,荷叶犹人瘦。

两两三三皆醉酒,翩翩舞舞秋风后。


试问旧人还记否?

当日围炉,闲妒十年后。

何若尘缘归莫柩,一摞呜咽凉初透。


鹧鸪天·夜无眠


昨夜独思不忍眠,无端细雨送翩跹。

煤油灯下伏人岸,犹忆辗转又十年。


天若见,也须怜,人间有梦可堪圆?

三生石上谁能主,欲化痴泥伴青莲。


临江仙·秋雨


夜色沉沉秋意老,雨打芭蕉浅笑。

谁舞瘦影婆娑邀。

雨落方寸里,思绪万千遥。


不尽浓愁何处去,且寄晚风霄萧。

怅然透彻身前照。

心若无尘事,哪管去岁叨。


鹧鸪天·七夕


遥寄相思一线牵。茫茫两地阻婵娟。

风雨欲至苍穹暗,新月无踪泪水寒。


伴灯卧,枕鸳眠。笑谈七夕又年年。

古来长恨多情事,独恋凡尘不羡仙。


临江仙·感秋


菊染三秋沉醉,格桑一朵低眉。

梧桐新雨又霏霏。

近窗香次第,劝我意何颓。


念是多情作祸,闲来独喜独悲。

浮生一梦又成痴。

元知轮回苦,苦我误轮回。


鹧鸪天·思父


流雁南飞数落霞,枫红尽染笑窗花。

峰宝山上农织梦,四野田鸡卷暮沙。


秋已鬓,负还加。养儿千里影孤划。

别来慈父归期少,一语惦念可到家?


鉴塘即景


菡萏亭亭水面立,蜻蜓款款空中稀。

婀娜塘畔垂杨柳,教我凭栏独去迟。


新旧


一山一水一茅庐,骤雨新愁又何如。

填草安盆今亦在,补衣语旧人无。


重阳思亲


悲余心之不足兮,徒弥想而无彰。

辞虚年以复课兮,独茕茕而北行。

父长送之黄昏兮,步彳亍于山廋。

眷潜心之南国兮,望珍学而安重。

登疾轮以赴路兮,途漫漫其无时。

瞰平原之辽辽兮,志山川而难释。

食葱面以干谷兮,忍麻汁而酱咸。

登泰山以观览兮,风肃肃而人满。

聊须臾以时忘兮,心渐识其凡错。

立三信之改躁兮,欲迁志而去急。

闻重阳之思乡兮,北涕涕而交集。

愿寄言于秋风兮,抚安康之永驻。




习作廿首(篇、则)

信息管理学院 2015级 刘东旭(笔名:天河何处)

一、诗八首


过琉璃庙


村舍有残垣,荒草并枯烟。

门窗皆坍圮,瓦覆无完全。

伛偻扶墙踱,拄杖忆从前。

听风皆是泪,恍惚隔百年。

灶边炉台废,曾响上梁鞭。

田间添新冢,垄畔挂魂幡。

孩提相嬉闹,笑荡晚秋千。

人生一日夜,世梦两坤乾。

古今无定数,不必取机缘。

酌与眼前人,何苦寄诗笺!

——2016年2月17日 下午 在去刘槐庄走亲戚返家路上


丁酉返校冬夜重临鉴塘有怀


重来枯叶与冰凝,菡萏别时镜影清。

犹念小池分梦色,诗成拂袖乱蛙鸣。

——2017年12月15日 晚 在德州学院鉴塘


夏日抒怀(其一)


独吟惊倦鸟,知向哪边飞?

蝉杳桑荫净,风弹波影回。

非无慷慨句,但是遣愚悲。

炼得金簪子,明朝赠与谁?

——2016年6月18日 下午 在宿舍


早春二首


其一

春寒到晓意重重,柳畔花初疑梦中。

最是香丝留不住,不随烟雨便随风。

——2017年3月12日 晨 在学院


其二

自是新晴晓色澄,縠波烟柳动和风。

梢头初蕊分三月,片片深红逊浅红。

——2017年3月26日 晨 在学院


奔丧


生来不能却,其去不能追。

生者徒劳劳,死者复何悲?

世情强作泪,儿女共声摧。

人嚎唢呐起,三拜入屏帷。

堂前怡假寐,明朝又是谁?

跳雀啄天井,院落掩斜晖。

遐思惊草木,残雪没芳菲。

暮野燃篝火,长凝忽泪垂。

托形寓宇内,明灭亦何为?

此壳元非我,混沌有时归。

喟然伤百事,万念仿佛微。

——2017年1月24日 下午 在家

[①]二姑父不堪癌症折磨喝药自杀,奔丧归来后作。


更夜无眠读书偶成


掩卷三更更有伤,无眠独坐起彷徨。

古来多少痴情事,都落诗间泪一行。

——2016年8月17日 夜 在家


无眠夜题明月诗一首


谁怜苍影在幽台,断雁声声鸣且哀。

此际嫦娥应不寐,彩云帘幕次第开。

——2017年3月12日 夜 在学院


丁酉夜无眠


梦里江心月,觉来酒中诗。

也曾怀仙佩,交甫更谁痴。

回首青梅嗅,相逢未嫁时。

蜂扑秋千索,索上有凝脂。

彤管频频看,城隅意已失。

无言年少事,思发日欲迟。

参商永不见,见时差可知。

风摆花狼藉,绿荫子满枝。

——2017年12年26日 晚 在济南


二、词五首


南乡子


且莫觅愁根,辗转伤心寂寞春。

好梦留欢不欲醒。 深深。

泪浸薄衾酒未温。


灯火倦黄昏,幸有飞花未负人。

月倚江波不必问。浮沉。

一片痴心作了尘。

——2016年4月12日 晚 在德州学院


浪淘沙·赠木落


何处系芳舟?催送莫愁。

哀丝不断醒无由。

锦瑟空弹谁与共,月倚危楼。


隔岸对凝眸,妒煞牵牛。

南风一夜百枝休。

好景年年输社燕,付了东流。

——2017年4月30日 下午 在宿舍


生查子·酬寒柯次韵朱淑真


沉沦几何休?倦客愁常昼。

静女遗香囊, 夜阑人归后。

宝帘月似钩,艾叶芳如旧。

寥落古今同,但有香盈袖。

——2017年6月1日 晨 在学院

[自注]丁酉年五月初六(端午假期返校次日),16级小学教育徐梦(寒柯)赠我亲手缝制的香囊作为端午礼物。又次日作此篇,写在自己设计的明信片上作为回赠。


人月圆·嫦娥恨(次韵墨白冬日自遣)


广寒天外云如画,添几笔秋风。

想得玉人,妆痕未染,深院调筝。


轻纱遮面,珠帘半卷,频蹙眉峰。

难寻仙药,一别万载,君已成翁。

——2017年10月4日 晚 在家


丁酉暮春杂词


每芳歇絮转,便又是、暮春时节。

杨花扑面, 游丝遍野,恁得晴飞雪。

正十里翻飞,残红欲坠,看尽人间滋味。

君应有悔,当此际,身非我有哪堪归?

况东风不厌,渠沟白絮已成堆!

——2017年4月17日 上午 在校外

三、文两篇


仲永论


  “复到舅家问焉,曰‘泯然众人矣’”,此王临川《伤仲永》之言也。王子谓仲永泯然众人者,“不受之人”之故也,此言差矣。愚以为仲永之“泯然众人”,非唯“不受之人”之故,亦“不得受之人”之故也。

古之诗人,庶民鲜矣。 或生于帝王之家,或养于官宦之后。李太白,王室之裔也;杜子美,学士之后也。屈原,楚之大夫也;曹植魏之陈王也;李璟、李煜,父子皆帝王也;苏轼、苏辙,兄弟皆名门也;至于韦端己、冯正中、司空图、李易安、辛幼安、赵佶、纳兰,无不钟鸣鼎食之家也。何哉?非庶民之智不及之也,世耕之家不习诗书,积劳之地无暇文句也。

夫诗,暇咏也。 游万里之河岳,餐百代之辞章 ,悯尘心于方寸,察大道于自然,以文化之自觉言“人人心中都有,人人笔下都无”者,诗人也。使劳形于阡陌,累心于纷繁,患居住,忧五谷,世以鱼桑为务,家不传诗书,此不知诗为何物,安得诗乎?

夫仲永,世隶耕,庶民之家不以诗书传也;父“利其然”而“不使学”,庶民之家无文化之自觉也。斯意已明矣。内不得浸染于诗书,外不得脱身于桑田。纵仲永欲从师以学,父岂由之乎?

不受之人,罪在仲永;不得受之人,非仲永之罪也。乃知仲永之泯然众人,非不受之人之故也,乃不得受之人之故也。

使太白处仲永之境地,数载期年,亦必不免乎“泯然众人”也。而今人之境地,莫非仲永之境地耶?

2016年11月28日 晚 在宿舍


梦园游记(梦园诗稿序)


甲午暮春,泊舟汀亭。白鸥戏柳,金鳞跳波。

胸臆慷慨,破坛痛饮。觞咏兴然,大醉舟中。

恍惚杨柳生烟,狂风帘卷,陡然惊坐:

长虹卧波,下辟石径;群鹤唳起,幻若初晴。

余形神未定,忽闻笛声悠扬,如波荡耳,低回婉转,仿佛醉梦。

四山环绕,笛音空谷传响,鹤声寂然。湖纹悸动,风徐徐染也。

情不自禁,若水月垂心;循径前行,虹烁烁然。逾百步,回望泊舟,唯见湖心荡雾,亭影迷离,仿佛百里外。而笛声愈朗,亦有清流激石,鹊啼鸟鸣相和。

余心疑甚,欲疾退。步将移,忽有粉蝶翩翩,沉香缭绕。仰头惊赏,有牌楼耸然立于溪上,赤字清逸曰“梦园”。

入,远山青穆,江流环渚;桃花两岸,碧波弹月,翠柳栖鸦,俨然渊明迷途之境也。

然景不足以醉心,环望,欲寻笛何处。乃见江心月下,木舟凌波。有影伫于舟上,青缎罗裳,玉簪云髻,风拂而裙带袅袅,宛然仙子。

澄明漫澈,桃枝竞放,时而辗转跃于江流,皎月飞花,霎时仿佛失色。江水空灵,鹤声荡远,虽夜而禽鸟相鸣,仿佛无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舟人泊岸,息笛以诗相问。余怔而呆立,厥然不能对。

非玉环之浓脂,而不失端庄;非黛玉之娇嗔,而不失纤柔。目灵空玉,神澈月羽。影动初莲,面和朝练。亭亭玉立,浑似雪中仙子,梦里佳人。空灵若水,皎洁似月。敬之退而远观,惟恐有所污玷。得望其背影者,闭月羞花可以休矣!

神魂初定,笛欲复起,余茫然曰:“梦诗人宇年是也。”舟人曰:“梦园闲人,颓然舟中蝉鸣,幸勿相笑。”

遂笛一曲,歌以想和。罢,欲以诗卷赠之,忽指尖刺痛,月碎柳摇,舟影不见。梦觉,沙鸥啄我指也。

余迷魂不定,拨桨舟寻。日在中天,远汀中有影依稀。疾至,背影依稀向人也。于是凭舟远呼,“梦诗人贸然来此,觅梦园久矣!”其人顾,余大惊,乃七旬妇人也。曰:“南村老妪,捣衣于江渚。财园,村南十里,方三千;禄园,村东二十里,方五千。福园、寿园,村西八千里,方五百。德园、心园,村北残垣,昨日遭焚。妪居此六十余年,未尝闻梦园也。”遂以所遇俱言之。妪曰:“物可以回,心不能复有也。何必求真,只贪一晌欢娱耳,本来相戏。汝在梦中,而吾非梦中人也。”泼盆水于余身,携盆而去。

呜呼!世多有自沉梦中者,以为大同。至于梦醒,觉俗世陋,愤然时弊不能自已。而后与世浮沉者众,然亦有所不与。乃自洁身谐咏,颂诗著文,意欲化世于大同。或憔心槁体,或泊舟避世,至死梦不复寻!善哉!世多污淖,固有别于幻梦。然天所以不忍灭人世者,殆有寻梦人也!

四、论诗

论诗两则


其一

诗之极者二,一曰情,在真;一曰省,在忧。辞华而情虚者,不足以诗传;赞盛世类,不足以诗称。以诗称者,必于盛世窥其伏危,指其弊垢,为省世恸人之言语。此二者,得一可以传万世。


其二

诗者,畅所发,郁所结也。乐者奏以管弦,画者摹以神状,文者书以辞章。盖形各自异,而其情一也。诗评画论,六艺可以兼及,以其道一也。

酒筵歌畔,晴川暮野,兴怀所致,息心忘返,畅发也。 若急湍略心,不诗不能止。 当是之时,束其手、收其墨,使不能诗,必乐极崩血而死也。

道不得通,志不得酬,情不得悦,憔心槁体,郁结也。若糠草塞胸,不诗不能缓。当是之时,使不能诗,必肝肠寸断而死也。

作诗不可以失时, 畅发郁结,转瞬即逝。为外物断,后而拾之,不能会当时之意。故一旦不能诗,则永世留残句矣。

——2015年12月5日 在学院



 
孚兰德 消防排烟风机
Baidu
sogou